Navigation menu

新闻中心

    由此也会导致信任缺失

      当“深圳人”的标签愈发鲜明,到底要怎么和他们打交道,才能愉快地玩耍?不妨允许他们傲娇一下,迎合他们的喜好,规避他们的禁忌。比如,你要记得吃饭法则、聊天话题、禁忌区域,熟悉他们不喜欢邀请别人到家里做客,以及压根不想借钱等细节。在这种“可”与“不可”之间,你探索的是深圳人的城市化进程。把握好人际关系之间的远近亲疏,你就可以轻轻松松勾搭深圳人了。

      你结婚了吗?要孩子了吗?要不要生二胎?这三个标准的“七大姑、八大姨”问法可千万不要在与深圳人聊天的话题中出现。这太侵犯他人隐私啦!在这个有序忙碌的城市里,婚嫁问题成为社会焦虑,而单身、离异的情况普遍,一个不小心就会问错,导致双方尴尬的局面出现。

      让人更加心神不定的是,媒体近日登出关于中国离婚率连续12年上升的报道,“深圳离婚率位居广东省第一”,这给惶惶不可终日的深圳人又一重击,人们需要继续“修炼”,在个人感情与努力工作当中找到平衡点。

      最稳妥的办法,当然是彼此熟识后,由对方自己透露比较稳妥。当然,如果一个深圳人向你坦白过往感情史,说明他把你当真朋友对待。

      香港的确是购物天堂,可真不是深圳的后花园。人们想象中的随随便便过港购物,然后回家吃饭的场景不是实况。在律师事务所上班的A pple告诉记者,自己工作繁忙,很多时候拜托专业代购搞定一切,根本懒得去香港。可自己在内地工作的大学同学经常要求代购这个那个,奈何同学情义深,只能帮他们代购了一堆生活日用品。可惜好人难当,买的东西不是嫌规格不对,就是觉得也没有便宜到哪里去。更让她头疼的是,某次一个朋友拜托她去港岛买一块名贵手表,跋山涉水两三个小时后到了名表店,一对比价格,发现比北京报价还贵,朋友说不必了,她来回一趟又浪费了大半天的时间,却也碍于朋友情面不便发火。

      这还是轻量级的“麻烦”深圳人,重量级的,就是带洗发水、护发素、沐浴露,根本就没有比内地便宜多少,关于成分配方不同,也只是大家臆想出来的差距,代购这些重物造成很多深圳人的困扰。这些不愉快的代购经历,让代购成为深圳人最怕遇见的帮忙,还是请大家多倚赖海淘或者专职代购吧。

      深圳人的确没有不上班就不聊工作的“矫情”,手机24小时开机是他们的习惯,只要工作上有紧急状况出现,随时随地可以找到人。从某个侧面来说,这是深圳人EQ高以及涵养够的表现。当然,这或许是被磨出来的习惯,在太多需要甲方乙方协作完成case的城市里,人们不太有资格耍脾气,只能倾尽全力解决问题,给彼此一个满意的答案。

      在大型国企任职的H R经理吴佳怡表示,她所在的单位有几百号人,每个人出游前都会将工作交接好,即便是出国旅行,都会保证手机、网络畅通,而且这不会对他们构成困扰。她认为,“深圳人普遍更重视工作,体谅彼此合作,也希望促进事情进展。其实也说明,深圳人普遍更勤奋,也更热爱工作”。

      虽然没有官方数据统计,但深圳人都有一样的共识——— 如何在短时间内讲清楚自己。祖籍、学校、专业、来深圳几年、在哪里工作、月薪多少、爱吃深圳的啥。这是长期在自我介绍和被介绍的过程中摸索而出的经验,集大成后可以应用于每一个社交场合。

      D ora是深圳罗湖区五星级酒店的公关经理,她来自新加坡,由于国语不标准,每次专车的时候都会被司机问同样的问题,“来自哪里”、“在深圳多久”、“爱吃深圳的啥”,每天早晚上下班打专车,回答两次。“如果能有自动答录机就好了,我提早把所有的答案都录制好。”很多老深圳人表示,这种没有意义的问答,完全是下意识、不走心的提问,虽然会不耐烦但还是会有礼貌地回答。

      这种“成体系”的自我介绍更适用于餐桌聚会和商务社交。与深圳人社交,不仅要懂得适时抛出这些问题,还要有一套流畅的回答体系。白领王楠在来深圳一周后,就迅速懂得与老深圳人的社交技巧。她会察言观色察觉对方口音,而不是贸然问“你老家是哪里”?虽然是职场新人,但王楠颇讨同事的欢心。其实,与深圳人社交时,询问对方祖籍、来深时间可以起交流润滑的作用,但过于千篇一律则很容易引人反感。倒不如,先观察、分析,再提问,更能迅速和深圳人打成一片。

      深圳人彼此有种默契——— 尽量不要向对方借钱。如果只借几千元,对方会质疑你究竟在过一个什么样不堪的生活?如果借几万元,对不起,不知道明天你是否还在深圳,如何毫无心理压力地借钱出来。

      深圳心理咨询专家王若可分析,深圳城市人口流动性大,不确定因素也大,这种不确定和不安全感会延伸到生活中各个层面。在深打工的深圳人,由于家庭族系都不在这里,熟人交往也缺少宗亲纽带,由此也会导致信任缺失。

      深圳媒体人莱蒙就有类似的经历,认识多年、同是媒体圈的朋友问他借钱周转广告垫付的费用。莱蒙给这个朋友转了10万元。几个月过去,朋友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还钱,后来干脆把莱蒙拉黑了。

      很多深圳人认为,与他们交往可以谈交情、谈创业,但不要谈借钱。如果你真的出现财务问题,深圳人多数会给你提供一系列小额贷款或者快速抵押的联系电话。彼此互不借钱,也成为和谐相处的默契潜规则。

      “老乡”这个词,在深圳更现实的意义是可以寒暄、可以调侃、可以直接进入话题沟通的一个梗,或者谈资。在餐桌上,彼此谈老乡也都是出于社交的目的,一餐饭散后,真正联系的少之又少。

      M oM o在深圳从事设计行业,他有一个东北老乡群。群里多数是餐桌或生意场上认识的朋友,平时微信群里大家多发的是心灵鸡汤、财经导报这类的分享消息。群里几乎很少聚会,每次见面真正谈家乡的事也都很少,更多时候都是聊资源整合和相互合作。M oM o表示,自己在给公司接单和待人接物时,对待老乡并没有格外的照顾或不同。由于在深圳的时间比较久,已经模糊地域的界限,对待老乡概念也比较淡。

      深圳人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爱和老乡抱团,尤其是广东省以外在深工作的人。如果做生意或者交朋友,过分突出老乡这件事,并不能很讨好,深圳人更相信用时间和实力说话。

      虽然深圳人相互熟络后,很喜欢呼朋唤友一起聚聚,但聚会只限于公共场合。吃饭在餐厅、娱乐在K T V,自然主义者会选择野外,都市崇拜的会聚在shoppingm all。家,恐怕是不会容易对外开放的。所以你基本很难在深圳人的口里听到诸如此类的邀请——— 来我们家玩玩吧。

      Cindy住的小区里有好几个朋友,有的是同事,有的是经常见面的客户,但她从来没有去过任何一个人的家里——— 不好意思贸贸然提出去你家看看的要求,也没有接受过类似的邀请。“我们一起吃过饭,唱过歌,但是都不会轻易去对方家,并不是感情不好,而是可能真的有诸多不便。”

      除了不便之外,深圳人的潜意识中有一种比较强烈的概念,把家作为最后的私人领域,不是亲密到无可介怀的情况下,不会轻易把人带回家里。这一点有点像国外,家宴是最高的待遇。

      “饭局文化”几乎是每个中国人的必修课,但深圳人是最不讲究饭局规矩的,初来深圳的你,吃饭时可以不用像在老家那么紧张哦。

      小马从武汉毕业后,来到深圳成为一名房地产公司策划员。作为地道的山东人,小马对于酒桌文化和礼仪很自信。可是第一次与客户吃饭,他就有点傻眼了。进门时,小马主动退到最次席位,也就是冲门口的座位的两旁,在山东,这个位置适合辈分最低的人。没想到经理大手一挥,招呼他坐近点,好给客户讲解策划思路。小马心想:经理太客气了,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坐过去。结果两人打起太极拳,最后经理的脸竟然沉下来,低声说:让你坐哪就坐哪,别扭扭捏捏。这语气可不是“客气”,小马惊讶之余,赶紧一屁股坐下。在山东,这种你推我让,本身就是酒桌的互动,“而深圳的饭局很‘实在’,虚化的客套一概没有。”他记得过年回家和父母说起这些事,两位老人家直摇头,早已习惯了的小马却觉得有意思,深圳的确是不一样的地方。

      初来乍到,如果不懂得怎么跟深圳人打开话匣子,那么试一下谈创业!这个话题几乎适合任何场合,任何人群,深圳社交圈就是有这么一股“奇妙”的气氛。

      林卢旭在深圳工作七年,她说最近在星巴克听到身边人张口闭口都在谈创业、聊融资,永远“A轮,B轮”,永远“痛点,蓝海”,永远的“资本,风口”……最神奇之处在于,他们并没有在说谎,因为林卢旭之后加入了现在的公司———一个年轻的互联网天使投资机构,他见证过太多大学刚毕业,穿着T恤衫,却拿到几十万到几百万的风险投资,“只要你有想法,总是有人愿意给你投资。”

      身处投资圈,林卢旭一下变成朋友圈的“红人”,每次和同学朋友聚会,大家都喜欢打听屌丝逆袭、一夜引来无数投资的故事。林卢旭从来也不会扫大家的兴致,每一个带有奇葩传奇元素的故事,都会给听众带来津津有味的听觉效果。她知道这些故事可能还会被添加些素材传播出去,可是也有点无可奈何,“最初我也觉得讲讲这些事很有趣,不过后来总觉得有点‘泡沫’感,其实创业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简单,而且并非个个都皆大欢喜,可以说大部分都以失败结束”。不过大多数时候她自己也不忍心戳破这个泡沫。如果你刚来深圳,了解几个创业故事方便你打开话题,但是不要真的以为,创业就像讲故事这么简单。

      不跟同事做朋友,这是很多人的社交金科玉律,理由很多:同事会有共同利益的纠纷;同事不如同学有“共同回忆和青春”做基础;同事来去匆匆,不能长久……这一切在深圳敌不过“寂寞”二字,在深圳打拼,从工作中寻找朋友几乎是每个人的必修课。

      江凡是设计师,专门给房地产公司设计推广内容。来深圳时最开始忙得昏天暗地,来不及想交朋友的事。等工作渐渐进入正轨,他才发现自己常常一个人,可是作为男人,又有点不好意思诉说自己的孤独。

      有一次江凡给老同学发邮件,交流实况足球心得,结果一不留神发到公共邮箱,结果隔他三桌之外的小陈端着杯子走过来:“你也玩实况啊。”之后两个人对于这话题交谈了一个多小时。周末几个同事聚到江凡的出租房,坐下就玩游戏,酣战一整天,个个大呼痛快。“我真的挺满足,其实同事完全可以成为朋友。在深圳这样的地方,你得学会找到志同道合的人。”

      我们一起吃过饭,唱过歌,但是都不会轻易去对方家,并不是感情不好,而是可能真的有诸多不便。——— 深圳人C indy

      2017年吕梁市白酒产量增长40.5%,达到11.46万千升,白酒产业增加值增长38.45%;全市旅游总收入增幅超过30%,位居全省第一。